Home  Police Service  Public News  Interaction  Public Affairs  Enforcement  Complaint Center public service 
警民互动

您的位置:首页>文章详情

你从未离去,我的战友!
 发布时间:18-04-04浏览(569

今天,我不再以泪怀念

3月的江南无锡,春分刚过,气温便节节攀升。太湖边杨柳拂堤,樱花开成了海,东风醉人,春日和暖,一片生机盎然。

峰子,时间过得真快啊,又是一年春天。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和你的家人陪你回家,1200公里,16个小时,一路上,我们经历着怎样的煎熬和折磨。北方的早春真的很冷,仿佛隆冬一般严寒,即使回到家,我们依然在瑟瑟发抖。

可是兄弟,再冷,也冷不过我们的心啊!

前些天,我路过我们一起工作过的那个小院子,大楼前的海棠花含苞待放,院子边上的小河春水初生。办公楼里很热闹,可里面没有你。事实上,即使你还在,也不一定在里面吧?因为,你忙着出差、忙着办案,嗯,用你们的话说:忙着开工。我明白,你们开工了,老百姓才安心,才安全,才安逸。

可是兄弟,再忙,也不能不回来啊!

接你回来的那天,穿着制服的你像以往一样帅气,只是你躺着,那个让嫌疑人胆战心惊的一米八五的大高个躺着,那么安静,一点都不像你办案时的风风火火,霹雳雷霆。你的妻子抱着你,这个瘦弱娇小的女人披着你的制式棉衣,一路喃喃诉说。我不敢回头,泪水早已淌满了我的脸——兄弟,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拼啊!

那天送别你,白幔高悬,素花遍地,大厅、台阶、走廊,到处是你的兄弟姐妹,看着他们悲伤的样子,我第一次明白了一个非亲非故的人离世,原来可以这么心痛。

可是兄弟,再痛,也唤不回你啊!

你知道吗?你走后2个月,更具战斗力与包容性的梁溪公安正式成立了,你的名字和你的精神,已然成为一座丰碑,从机关到基层,被所有梁溪公安兄弟姐妹所珍视、所学习、所效仿。白天,他们是一把把利剑,斩向那些魑魅魍魉;深夜,他们是一个个夜行侠,守护着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像你一样,无私奉献着自己人生最绚烂的时光,用一颗永不磨灭的初心,用担当、勇气和魄力,脚踏实地,守护着人民百姓的幸福安康。

峰子,你从不曾离开,对吗?你还在等着和我们一起再次出发; 我们也一直都在,你曾经的梦想和信念如一颗种子,在你的青春岁月戛然而止的那年春天落进土壤,如今散枝结果,陪伴着我们,让我们更坚强,更好地前行。

兄弟,今年的春天很暖;今年的清明,没有泪水。

 

初心永记不言悔

清明细雨丝丝扑面而来,双目再一次噙满泪水,灵魂再一次受到震颤。3年前,我们的好战友——倪军同志永远离开了我们。那一刻,让他的家人与同事措手不及;那一刻,让我们无限眷恋与不舍。

早在1995年就参加公安工作的倪军一直冲锋战斗在基层,无论身处忙碌无休的派出所,还是紧张的维稳、巡防一线,始终无私奉献、全力以赴。因工作突出他曾多次受市局嘉奖,并被追记个人一等功。

倪军是巡特警大队有名的拼命三郎。记得2012年刚从派出所调来时,他对自己很严,总想把工作做得更好,刚上岗就一个劲地向周围老哥们发香烟讨教巡防技能,一有空就在翻阅巡防业务相关的书籍资料。结合自己派出所的路子,硬是在半年内成为巡防尖兵。2012年的“迎两会,保平安”大巡防竞赛活动中,仅他一人直接查获治安拘留以上处罚的违法犯罪嫌疑人就达17人,缴获毒品10余克,成绩名列榜首。

倪军在巡防岗位上多年,每条街道里弄,每个村巷路口,每个新村卡口,都有他日夜坚守的身影!还记得2013年那个风雪交加的冬夜,他站在街口的路灯下设卡盘查,而那天正是大年三十万家团圆夜;还记得2014年那个热浪袭人的炎夏中午,他驾警车疾驰赶赴警情现场,而那时他刚从医院检查回来顾不上吃饭;平时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走,再去转转”。

2014年8月青奥会,多么鼓舞人心的时刻,没想竟是他生命的绝唱。这么庄严的节点,怎能少得了倪军。与往常一样,他主动请缨一线,从6月安保初始阶段就全力驻守在锡城青奥会护航岗位。

8月19日凌晨1点多,倪军在夜间设卡盘查后觉得胸口痛,却依然不想麻烦领导,不想把其他兄弟半夜从床上拉来顶岗,更没有停车休息。因为他知道,人家也很累,他就是这样的人,在生命的最后,还总想着别人。闪烁的警灯,带给人民群众的是平安,带给犯罪分子的是震慑。病发抢救后,倪军在病床上跟病魔作了一星期的斗争。28日,当青奥会闭幕式徐徐落下帷幕,他生命的烟花悄然落尽,青奥会他算是守完了!

初心永记,逝者常青!我们缅怀你,我们继续前进!

 

忆红海

2002年7月3日凌晨2时,我们最亲密的战友——钱红海离开了我们。

直到今天,我都希望这一切都是梦,都是虚幻的,或者时光能够倒流,让我回到事发的那一刻挽救我的战友。岁岁年年,年年岁岁,红海憨厚的性格、灿烂的笑容、认真的工作劲……让我至今无法忘却。

第一次见到红海是到大队报道的第一天,大家都穿着警服,只有他穿了一身的牛仔衣。教导员问他为什么没穿警服时,他愣了一下,摸着头懊恼地说:“我不知道哇!”那一刻,分配过来的新民警中,他是最显眼的。后来,红海被分配到了我们中队,我和他在同一个值班组成为了搭档。当时的七中队还是一个巡防中队,我们总是奔波在各条大街小巷守护群众的安宁,十多年前的滨湖区还是一块城乡接合部,行走在路上往往就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我俩都戏称自己是“人体吸尘器”。记得有一次,我们在钱荣路上设卡盘查时,遇到一酒驾嫌疑人弃车逃窜,红海他二话不说立马上前追捕,最后在制服嫌疑人的过程中不慎手腕骨折,但他之后从未主动要求休息或是怠慢工作。他始终不畏艰辛、忘我工作,坚持奋战在路面执勤的第一线,始终严格执法、临危不惧,敢于同交通违法行为作斗争。当遇到老人小孩过马路时他总是赶忙上前搀扶,当遇到机动车抛锚时他便立即上前帮忙,哪里有困难哪里就有他的身影,他用实际行动诠释了入警时的铮铮誓言,他是同事眼中的好战友,他是群众身边的好警察。

红海曾在日记里写道:“每一次看见他们冲我微笑、向我敬礼,我的心里就会有一种自豪感,那些烈日带给我身体的痛楚,那些在灰土中埋葬了的青春,我不会有怨言,更不会有悔恨。说句心里话,做个交警挺好!”他用自己的生命点亮了“红绿灯”,为全市的公安民警树立了良好榜样,向社会、向大众展示了无锡公安的良好形象。

27岁的你正值青春年华,我为你的年轻感到惋惜!你还有太多的工作没有做完,战友们在等着你;你还有太多的责任没有完成,妻儿老小一家人在盼着你。妻子需要你的陪伴,孩子需要你的关爱,父母更需要你的扶助……我不忍想起那生死离别的场面,我不忍想起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楚,我禁不住热泪夺眶而出……

算算你离别的日子。

想来已经16年。

 

追忆烈士

生命的意义从来不在于它本身的长短、持续的时间,而在于它的品质。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从警已经20多年了,当年入警宣誓的情形至今还历历在目,前不久,在一次老同学聚会时聊起当年的那些事,聊起了一个我们都不愿意触及的名字——王建峰。

蓦然,对王建峰的记忆不经意间涌现出来,虽然过了20多年,但我至今还能清晰想起我们一起在芦庄警校参加新警培训时的情形,那是最好的年华,当年的我们还都是毛头小伙意气风发,记得,那时的王建峰,只是一个说话时会脸红的腼腆小伙子,也会有着一点点的虚荣,喜欢听别人的夸赞,喝了酒也会说个不停,也会为了一点小事发牢骚怄气……

1997年4月,培训结束后,我去了马山派出所,成了一名社区民警,而王建峰则成了一名交警,因为工作岗位的不同,我们一起见面聊天的时间变少了,但偶尔在马路上看见他指挥交通,也能打个招呼问声好。再后来,他也调到派出所工作,也成了一名社区民警,见面的机会更少了,偶尔,王建峰也会打电话给我,但聊得更多的是关于工作上的事情。

2002年,我调到蠡园派出所工作,刚踏上新工作岗位的忙碌,让时间过得很快,直到2007年6月,我与王建峰一起参加分局组织的队列会操集中训练时,才发现我们已经有几年没有见面了,那时的他已经褪去了初当警察时的稚气,更多的是老练与沉稳,但待人接物的笑容却依旧那么灿烂。

谁也没有想到,那一次集中训练时的见面,竟成为我们之间的诀别,2007年10月21日中午的一次110接处警,将他的生命停留在32岁的最美年华。我永远也不能忘记,在医院里,他那张苍白的脸与呼吸机沉重的声音,那一刻,无论我们如何呼喊,他都无法回答。那一刻,我才体会到,这世界永远没有感同身受,只有——冷暖自知。

追悼会上,黑白照片上的王建峰,笑容依旧,仿佛在勉励我们这些在不同工作岗位上一同拼搏过、坚守过、奋战过的战友。此后的一段时间,我陆陆续续了解了一些王建峰在单位工作的点滴,我的战友曾经顺线追踪、守候伏击三天三夜破获了一起重大盗窃案;曾经不顾自身安危两次冲进爆炸事故现场废墟搜救幸存人员;曾经调处300多起纠纷,没有引起一次群众不满;直至,2007年10月21日,我的战友为了保护在场其他人员的生命安全,不顾自己的安危,紧紧抓住已经冒烟的爆炸物不放,直至发生爆炸。

他做过的事情那么多,我却对他知之甚少。及至牺牲,他在我心里,一直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基层民警,但在我们所有人去追思他所有的点点滴滴感念他的无私与奉献时,他,却已经永远地离开了。

一路走好,我的战友。

无锡公安e网通,分局网站群!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