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Police Service  Public News  Interaction  Public Affairs  Enforcement  Complaint Center public service 
警民互动

您的位置:首页>文章详情

滨湖警方抓获18年前命案嫌犯工作纪实
 发布时间:17-12-01浏览(473

时令已是春季,冬的寒意尚未褪尽。

1999年3月2日,正月十五,正是传统春节的尾巴,家家户户赶在这新年后的第一个月圆夜团团围坐再次聚首,享受亲人相伴的温馨喜悦。

然而林伟清这次却没法和妻儿一起吃元宵赏圆月共度佳节了,作为厂里的干部,单位两天前通知他出差一趟,2日晚上出发。这天下午,他提前下班回家,既收拾准备好出差物品,又在厨房忙活了几个菜,为着自己今天不能陪老婆孩子过节也要把心意留下,让他们回到家能踏实舒心地吃上可口的饭菜。

直至下午5时,虽然想见到妻子,打个招呼再走,但还未到她平常下班回家的时候,林伟清不得不出发了。恋恋不舍地关上家门,林伟清根本想不到,这一错过,竟再也没能见到心爱的妻子……

起先发现家中被盗的,是放学回家的林春。昨晚爸爸出差,家里冷冷清清,他和妈妈两人过了个简单的元宵节,吃完晚饭就早早休息。到了第二天下午放学,林春推开屋门,却发现家里一片狼藉,他在门口迟迟等不到下班归来的母亲,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林春心里也是害怕,决定找到住在附近的姨妈贺海娟求助。

贺海娟安顿好林春,就去了妹妹贺海燕工作的厂里,听认识的同事说“海燕下午请假先走了”,能去哪里呢?贺海娟在这条下班回家的必经之路上来来回回,突然想到妹妹海燕提过在泰康村有一套想要出租的空置房。

房门虚掩,贺海娟推门进去,不由惊叫起来,眼前的那一幕令她终生难忘:妹妹倒在床边毫无动静,屋里满是鲜血……

1999年3月3日下午,无锡市公安局110接到报警,电话里,惊颤的哭音压抑不住悲痛:“警察同志!杀……杀人了。”

闻讯,滨湖分局河埒口派出所民警第一时间赶到位于泰康村一住宅内的报警地点,随后,市、分局两级刑侦部门民警也抵达现场,迅速开展现场勘查和调查走访工作。

报警人是死者的姐姐贺海娟,民警和她一起联系了出差在外的林伟清,同时一边极力安抚家属情绪,一边与之交流搜集利于案件侦破的信息。

办案民警兵分几路开展工作,死者贺海燕,时年43岁,是我市某工厂厂医。其丈夫林伟清是他同一工厂的干部,两人有个12岁的儿子林春,正在读小学六年级。贺海燕夫妇俩恩爱和睦,平时待人友善客气,工作生活中也未见与人起过矛盾争执,那,是谁要对她下此毒手,置于死地呢?

本是幸福美满、人人称羡的三口之家,谁曾想平静安宁的生活,却这样硬生生被撕碎了。一个由市、分局刑侦部门牵头的专案组迅速成立,誓要把凶手缉拿归案,以告慰逝者和承受莫大哀痛的家属。

现场勘查、法医检验等专案侦查工作一一仔细进行中,经勘查,在泰康村案发现场提取到了嫌疑人遗留的指纹、血样等痕迹物证,另一拨民警立刻赶往蓉湖新村的被盗现场开展勘查等工作。

随着调查的深入,一个重要线索浮出水面。几天前,一个曾上门询问、想要租房的男人成为此案的重要嫌疑人。此人二十来岁,身高一米七左右,长圆脸,皮肤较白,戴副眼镜,头发较短三七开,有些文雅书生气,操着东北口音普通话。

林伟清出发前,该男子曾到他家,拿出一份租房协议和贺海燕夫妇签订之后便再也没了消息。更有同一小区的邻居反映,3月2日晚看见其在贺海燕家附近徘徊。

找!综合对该男子形象的描述,无锡市公安局紧急请来省内外这方面的专业能手为其画像,并全覆盖地对全市各类旅馆、招待所及私房出租户进行清查,走访询问有无可疑人员或与“画像”描述相似人员。

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对嫌疑人轨迹调查发现,嫌疑人曾入住过无锡火车站附近的明光旅社。旅店前台仔细回忆,见过画像上的人员,但此人在两天前退房离开了。

“迟了一步!”前来调查的民警内心大起大落,耐不住心中的焦急跺了一脚,紧接着又咬紧了牙:追!

随后民警调取了该男子的入住登记记录,身份信息一栏填着东北某商场采购部员工“曲鹏”,经专家鉴定,笔迹与租房协议为同一人。然而,蹊跷的是,租房协议上乙方租客留下的签名是——“薛伟”。

 

曾不止一次到过蓉湖新村,和受害人家中的突然失窃; 字迹完全出自一人之手,和不一样的身份信息;本人草拟签订的租房合同,和不知所终的骤然离开。无论从哪一点来看,这个人,都太异常了。薛伟,或者说是曲鹏,作案的嫌疑陡然上升!

无锡市公安局向江苏省公安厅申请,对华东、华北、东北等省市发布紧急协查通报,联合对嫌疑人员进行布控。另外,民警从现场遗留的烟头等痕迹,加之多次回访与嫌疑人接触过的人员,得知其有抽“九州牌”香烟的习惯,通过国家烟草专卖局的信息,这种香烟系当时济南卷烟厂在烟台、威海地区售卖的香烟品种。这一看似细微但非常重要的线索,很大程度上为警方缩小确定了对于嫌疑人来自何方、或将逃往何处的追查方向。

一路线索,东北口音普通话,商场采购部员工“曲鹏”的入住登记信息;另一路线索,即为嫌疑人所抽、售卖区域明显的“九州牌”香烟。

不放过任何一丝可能,专案组围绕信息指向,组织力量远赴黑龙江、山东等地开展线索查证工作。查遍当地所有的“曲鹏”、“薛伟”,跟嫌疑人的样貌特征、现场所遗留的指纹、作案时间段内的动态等一一比对排除。

数度北上,查了又查,却依然没能获取到有价值的线索,案件一度陷入僵局,迟迟没有实质性突破,嫌疑人似乎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

“以当时的科技手段,已经穷尽了所有。”这也仿佛成了扎在民警心中一直梗在那里的一根刺。十多年来,警方始终没有放弃案件的侦破工作,每一年都落实专人对所有当年案发现场的痕迹物证再整理,开展线索的梳理和查证。“每逢国外国内的新技术出来,我们就会把以前的东西重新检验,一旦从中发现线索,就一路摸索下去。”大家都有一个信念——哪怕天涯海角,也要把犯罪嫌疑人找到。

直到去年年初,案件出现了重大转机。

 

2016年初,警方组织技术人员对该案现场提取的痕迹物证进行生物学和遗传学检验,获得重大进展,比对发现全国DNA库中有一连云港市的前科人员曲友文,其血样与当年命案现场留下的痕迹吻合度较高——由此判断,犯罪嫌疑人应该与曲友文存在血缘关系。消息传至刑警支队,振奋了当年的办案民警,同时引起了市局的高度重视。

市、分局刑侦部门重建专案组,重新全面开启侦查工作,首站便是前往连云港市,围绕曲友文展开专项工作。调查发现,该支曲姓家系的祖籍不在连云港,而在山东省烟台市牟平区。

在牟平这片土地,“曲”是首屈一指的大姓,不夸张地说,烟台市的牟平区,将近有八成人口姓曲——基数如此之大让民警有些始料未及,但这阻挡不了他们调查到底的决心。一方面对牟平区6个街道、7个乡镇的各个曲氏进行抽样采检,另一方面,联想当年嫌疑人的化名“曲鹏”在烟台、威海地区再次对同名人员进行地毯式比对。

一次又一次远行奔波,一次又一次方法碰壁,但在遭遇“此路不通”或者工作未见起色之时,专案组民警给出的行动则是,一次又一次地努力转变开拓调查思路,集思广益汇聚大家的力量智慧。结合嫌疑人作案时年纪,以相符的年龄段作为关键条件入手“曲氏”; 从烟台前科人员库中,人工筛选出2600余份曲姓人员展开甄别; 走访定居或有东北生活经历尤其是哈尔滨地区的曲系分支……

一年多过去了,专案人员先后赴江苏省、山东省、黑龙江省、河南省等地,行程近3万公里,先后采集比对5000余份生物检材样本,终于,在DNA检材的茫茫信息海洋中,寻到了那一个梦寐以求的超高度吻合!

按照家族分支,专案组对散落在多省各地的每一支每一路,详细开展人员排摸,2017年8月30日,民警在和东山北头村村民的交流中,从一老人处得知,现存家谱中一族弟曲民松有个儿子,小名好像是叫“曲鹏”。

这两个字刚从老人嘴里讲出时,在场民警一个激灵。民警按住心头的激动,经过查证,这个叫“曲鹏”真名“曲东鹏”,毕业于东北一所重点大学,曾在哈尔滨学习生活过。

对哈尔滨有相当了解或经历,与当年旅馆登记留下的东北某商场采购员身份;家乡或生活居住地在山东烟台牟平,与嫌疑人所抽的烟台、威海特售的“九州”牌香烟;并且,小名“曲鹏”,与旅馆登记的姓名别无二致……

办案民警的脑内过电影一般回放当年的蛛丝马迹,这些曾经如断线风筝般的线索,直至今日,一一连上了。经过技术比对:曲民松夫妇与现场提取的嫌疑人血样符合直系亲缘关系——由此明确,曲民松夫妇的儿子曲东鹏,即为当年那个命案现场的重大嫌疑人。

9月3日上午,烟台牟平,一辆私家车缓缓驶进了某住宅小区。驾驶这辆车的正是曲东鹏,他准备前去看望一个朋友。就在下车后的瞬间,民警上前迅速将其控制,曲东鹏当场愣住了。原来,专案组确定其身份后,在烟台牟平警方的协助下,锁定踪迹,见机实施抓捕。

当专案组民警走到他面前,亮明无锡公安的身份后,曲东鹏喃喃吐出一句“我在无锡杀了人”,随即便低下了头。

 

犯罪嫌疑人曲东鹏,1973年出生,四十出头,看上去已比实际年龄苍老许多,年轻时从东北一所重点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了山东的胜利油田工作。1999年春节,全国各地祥和而热闹。而在这个时期,曲东鹏经历数次和女朋友激烈争吵,两人分手。他休假从烟台一路南下散心,漫无目的地吃吃喝喝,游山玩水,途中路过无锡。

景色的优美、城市的繁华,人们的自得其乐,这些已经不再引起曲东鹏关注的目光了,却仍然刺激着他的内心。因为此刻,他在盘算着一件要紧事儿——手上的钱,已经快要所剩无几了。

短短3天里,他通过求租房屋与被害人贺海燕联系上后,以看房为由,把被害人骗至泰康村出租屋内,将其残忍杀害。随后拿出被害人贺海燕的钥匙,前往之前踩好点的蓉湖新村,从被害人家中劫走财物,并搜得几千块钱,逃之夭夭。曲东鹏称,那之后一段时间,他几乎睡不着觉。

在外面躲了一阵以避风声,左思右想费尽心机,考虑到自己的工作地点在海上,鲜有机会上岸,或许是个藏身隐匿的好地方,便不作停留日夜赶回单位。

这些年来,曲东鹏在工作上颇受器重,一路做到了单位部门的负责人,可谓事业有成、家庭幸福。他买了几套房,户籍迁到了山东东营,还计划从单位辞职跟朋友一起开公司做老板。但就在曲东鹏逐渐忘记罪恶,生活逐渐走向圆满之时,万没想到无锡警方犹如神兵天降。

血案秘密揭开,曲东鹏多年来的“成功人士”面具瞬间掉落,他也终将为自己18年前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无锡公安e网通,分局网站群!
 
 
进入编辑状态